青岛新闻网 > 新闻中心>娱乐> > 正文

新一届港姐来了 她们的故事比颜值更好看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 | 责任编辑: 2021-09-16 07:43:50
国外|咪乐|直播 ”他介绍,围绕加强科研诚信建设,深化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改革,以及科技成果转化收益税收优惠等的政策文件将在不久之后公布,以满足科技人员的需求。

9月12日,2021年香港小姐前三甲诞生。宋宛颖身披闪闪金光的暗红长袍,头顶后冠,从上届冠军谢嘉怡手中接过权杖。

点击进入下一页

本届港姐冠军宋宛颖。邓庆乐 摄

梁凯晴、邵初分别夺得亚军和季军,杨培琳则获封“最上镜小姐”。

去年因疫情,香港小姐以网络形式进行竞选,港姐亦首次于网络平台诞生,今年香港疫情平稳,一切如常,在将军澳电视广播城举行。

至今届,距离香港无线电视(TVB)1973年首度主办香港小姐竞选,已缓缓走过48载春秋,历经千家万户“电视捞饭”(看电视下饭的戏称)的时期、港产片鼎盛的流金岁月,它将一个又一个亮丽身影、明丽笑容带上大银幕:张曼玉、钟楚红、赵雅芝、朱玲玲……倩影难忘,以致多少年过去,人们仍对那些佳丽及她们曾带来的故事如数家珍。

港姐光辉,曾照亮一个时代,也浓缩了港人数十年来对于“美”的定义与想像。

点击进入下一页

本届港姐冠军宋宛颖(中)、亚军梁凯晴(左)及季军兼“友谊小姐”邵初(右)。邓庆乐 摄

“We Miss Hong Kong”

今年港姐竞选的年度口号,是“We Miss Hong Kong”,译为中文既可以是“我们香港小姐”,又可为“我们想念香港”,可谓一语双关。

一言蔽之,今年港姐竞选是试图寻回一种流失的港味。

决赛舞台以古文明建筑艺术作为蓝本,打造成金光灿烂的“天使之城”,从演播室延伸到停车场的巨型三角宫殿,12位决赛佳丽以星空女皇、型格战士造型亮相,配以AR技术呈现凤凰美态,令“天使之城”恢复色彩。

点击进入下一页

9月12日晚,12位参赛佳丽泳装展示。邓庆乐 摄

众佳丽穿着白色女神晚装、黑钻魅影晚装华丽登场,再以泳装逐一出场接受主持人发问,以展现美貌与智慧并重的一面。12位决赛佳丽由“重生”、“圣炼”、“净化”、“觉醒”、“升华”,经历重重考验,踏入“冠冕”终章,众佳丽穿着高贵优雅的旗袍,见证王者诞生,登上凤凰宝座。

大奖揭晓时刻,台下观众及嘉宾都卖力为各自心仪佳丽呐喊助威。最终,宋宛颖获冠军,梁凯晴获亚军,邵初获季军。自参赛起便颇受关注的关枫馨和陈圣瑜却意外无缘奖项。关枫馨是著名演员关礼杰的女儿。在准决赛上,关礼杰现身撑场,还上台与女儿表演钢琴合奏。

点击进入下一页

“歌神”张学友回归港姐舞台。邓庆乐 摄

当晚,“歌神”张学友回归港姐舞台,可谓是颁奖典礼的另一高潮,这是张学友继2001年后,相隔20年重临港姐舞台表演,他曾于千禧年前后合共7次为港姐担任表演嘉宾,不但载歌载舞、造型多变,更曾伙拍多位天王天后同台演出,包括李克勤、刘德华、王祖贤、林忆莲、王菲等。

港姐诞生泳池边

追溯港姐选美的历史,要从1946年说起。

那时,二战刚结束,港人经历了3年零8个月的沦陷悲惨岁月,身心受到严重创伤,极需抚平。当时的报章如此描述首场选美的作用:“随着和平的光临,人们很需要找寻些趣味、轻松,或者是浪漫气氛来调剂一下战争几年来紧张惯了的神经。”

港姐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催生。

在北角丽池游泳场,商人李裁法经营的北角丽池夜总会主办了香港史上首次“香港小姐”竞选。大会所定参选规则十分宽松——只需年龄在16至60岁之间,能找到一件泳衣穿在身上便可以。参加选美的佳丽原本有17人,但当天真正出场的只有11人,不少是风尘女子。

点击进入下一页

本届港姐冠军宋宛颖(右二)、亚军梁凯晴(左一)及季军邵初(右一)、“最上镜小姐”杨培琳。邓庆乐 摄

其实,在此之前,已偶有大型夜总会举办“香港小姐”活动,不过,参赛者多为夜总会舞女或者影片公司演员,所以“香港小姐”这一头衔所含价值与后来相去甚远。

出于好奇心,市民闻风而至。由多年前的港媒报章,我们仍能一窥首届盛况——“丽池虽大,亦几容足无地,预计人数超过五千。”看客之盛,一时无两。

那次选美夺冠的人,名叫李兰,但被媒体揶揄“实在谈不上健美”。但她凭着港姐的头衔打入电影圈,担任了香港史上第一部黄飞鸿系列电影《黄飞鸿鞭风灭烛》的女主角。选到港姐入演艺圈,这条发展的路子似乎从那时就初具雏形。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温饱尚未满足,人们实在无暇将更多精力投放至选美,所以港姐选拔办起来总是有一届没一届,自然也未能成为万众瞩目的现象级事件。

点击进入下一页

9月12日晚,宋宛颖加冕。邓庆乐 摄

直至1973年,TVB开始有规律地每年举办香港小姐竞选,也在差不多的时间,一班电影人在外国学有所成归来,以新的角度和手法拍摄电影,带领香港进入风起云涌的新浪潮时期,这片浪潮拼接出港产片的黄金时代,直至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方告结束。

这重助力,令港姐们得以有机会走上银幕,塑造出一个又一个经典形象,《纵横四海》里身着白裙与张国荣共舞的钟楚红、《旺角卡门》里清纯可人的张曼玉、《赌神2》中一席红衣嘴叼扑克艳丽无比的邱淑贞、《新白娘子传奇》里优雅大方的赵雅芝。

可以说,港姐是时代的产物,也反过来,处处反射着时代。

美貌与智慧并重

“要够得体高贵自信,要有口齿气质面容。”2002年,杨千嬅在《香港小姐》一歌里唱的,正是港姐写照。

点击进入下一页

进入港姐决赛的12位佳丽。邓庆乐 摄

TVB举办香港小姐竞选时喊出的口号是“美丽与智慧并重”。这一理念贯穿在整个选拔、赛程设置上,例如设有多次问答环节、演讲环节,一众评委“处处刁难”,更有评委要求佳丽现场回应自己的负面报道。

当年第一届香港小姐竞选中,公认最美脸蛋的赵雅芝,就因在问答环节过于紧张不自信而失落港姐三甲,仅获得第四名。

而随着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到来,一切都在大步向前,港姐竞选也更为精益求精,对于智慧的偏重更上一层,那些年选出的港姐,从外貌到内涵,都无可挑剔。

1991年的港姐冠军郭蔼明,中学时期在港就读名校嘉诺撒圣心书院,后来远赴美国南加州大学机械工程学修读学位,于1991年以硕士毕业生身份回流参选香港小姐。

而到近年,2012年港姐季军朱千雪是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博士,因赢得民心被称为“民选冠军”,她在问答环节中表现大方得体的表现。当时嘉宾之一的演员王浩信问她:“为什么觉得识法文会提高质素?”朱千雪以红酒作为例子,答道:“认识那语言可以了解更多,提高生活质素,去享受那样事物。”

点击进入下一页

TVB副总经理(综艺、音乐制作及节目)曾志伟。邓庆乐 摄

今年,回巢TVB任副总经理(综艺、音乐制作及节目)的曾志伟,在“香港小姐竞选2021”全球招募记者会上说,要找回美貌与智慧并重的港姐,“希望将港姐是代表香港的亲善大使、服务社会的形象再度展示出来,而并不是为了踏上演艺之路,不要把它当作一份工。”

“电视捞饭”一去不返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香港,流行文化开始普及化,而电视便是最主要的普及媒介。打工仔通常放工后回家吃饭,一家人一起追看剧集、综艺节目便是最大的娱乐,全城在同一时段追看同一节目,自然也是茶余饭后的话题。

点击进入下一页

本届港姐12强以“战士”造型亮相。邓庆乐 摄

“电视捞饭”,无疑暗示了食与影视同为生活必需。

为什么在“电视捞饭”年代,选美是一件盛事?或者那个年代选出的港姐,至今都为人所熟知?正是因为它属于一种“媒介事件”,参与其中的人同步见证历史,见证着她们从不见经传到踏上舞台竞选,一路过关斩,直至冠军加冕。

当年全民热议追捧、前五佳丽名字背景倒背如流的盛况不再,如今港姐竞选话题度低,媒体不再设专题追踪全程,决赛收视亦在低谷徘徊,2019年更创历史新低20.9点,收看观众人数仅137万。

有流行文化评论人认为,一定程度上是媒介发展网络分众导致了这一必然结果,人们不再有“追电视”的习惯,而有更多媒介平台、节目类型选择,形成各自以喜好为主的小圈子,于是集体经验和同步性逐渐消失。

尽管如此,每年港姐决赛结果出炉,人们还是会习惯性点开新闻看看这些新面孔,也回忆起从前的旧面孔,一并怀念的也许还有那个远去时代里,与亲友同追看一场比赛的热血,以及自己或也遐想过的手握权杖加冕的港姐梦。

提示:支持← →箭头翻页
-
-

-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