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5g影讯

咪乐|其他|直播|直播| 同时,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民群众对生态环境日益关注,对改善生态环境质量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全省环境保护和生态文明建设面临十分艰巨的任务。

青石山庄东侧,倾天河岸,倾天柏之上,月下。

一个戴着狼兽面具的黑衣人,似乎很高兴,坐在一张方桌边饶有兴致的喝着美酒。对面不远处立着一圈短衣打扮的窈窕身影,但令人奇怪的是每个人脸上也都蒙着一张恐怖的怪兽面具,手里各自旋转着三弯新月交叠的法器,垂首默立。

仰首一杯美酒下肚后,黑衣人,冰冷的扫了一眼对面之人,道:“我让你们八月圣使追索的二十一位通灵之血的后裔可部确定了?”

“是!”十六位传令月使齐声答道。

“嗯!好!除了其中几位本少主,确定无疑之外,其他的本少主此前还无法确定,现在有八月圣使和验心铃的帮助,果然进展迅速,一一报来,本少主也好心中有数!”

“是!”又是一声清脆的回禀。

然后蓝月传令左右二使上前说道:“玄灵门通灵血脉之人乃是古老椰国后裔峰族柳氏一族,关于这一点,门主早已断定,被选中头魂煞令之人即是正在破坏魔音法阵的玄灵门小天峰代峰主柳牵浪!”

弯月左右二使道:“修罗寺通灵血脉之人是已然死在少主千炼血毒神掌之下的慈缘大师!”

皓月左右二使秉道:“文阳宫通灵血脉之人甚有些奇怪,后来我们姐妹二人多番调查获悉,方知文阳宫所护卫的核心神器仙界山河图竟然不是文阳一脉,而是海族的孔姓世家。中间缘故,在下尚未完调查清楚,不过通灵血脉之人由验心铃锁定,是那位文阳宫的门下弟子孔圣无疑!”

金月双使接着说道:“修罗寺被投魂煞令之人云族无痕便是通灵血脉之人!”

银月左右二使道:“云山长水亿顷遥云发现三位通灵血脉之人,分别是云千梦,摇心和摇云,开始我等误以为南方金火莲有两脉通灵之人,后来探查之下,发现这三人原来是同父异母的同宗姐妹,那云千梦乃是亿顷遥云之上天顶云宫遥万里和揖月宫月容仙子颦笑花飞所生的孽种!”

“嗯!”魂煞门少主闻听银月二使直呼云千梦是孽种,眸中蓦然射出两道凶光,妖异的飞身上前,啪啪就是一阵嘴巴,把二位月使打得一阵眩晕,却不敢言语。

骑自行车的清纯美少女

“以后再说云千梦的不是,本少主定然活活捏死你?滚!”魂煞门少主似乎对云千梦特别袒护,怒吼着。二位月使闻言喏喏。

接着霜月左右二使待魂煞门少主再次坐定后,上前秉道:“仙卷岛情花宫通灵血脉之人便是如今手持仙目龙珠之人的方天迎芳。”

“嗯!”听到这里,魂煞门少主又恢复了心情,端起一杯美酒喝下去颔首应了一声,然后将目光扫向雾月,水月四位传令月使。

四人彼此看了一眼,其中一位上前道:“十六仙门的通灵血脉之人分别是黑天门的漆木瞳,白天门的良井哞,桃花门的琴里红,星斗门的醉星郎,沙影门的独孤山,药门的妙七,汇灵门的盈馨,神木门的残情,牧妖门的左九娘,讨仙门的哭婆,三岳门的江帆,读月门的花间月,仙筑门的巧天工,灵歌门的流香潭,禅云门的空默和流霞门的光启宁。这十六族嫡亲血脉之人缺一不可,必须十六血脉相容方可召唤占星尺。”

“好!蓝月传令使听令!速去传令诛魔十三冰狼的十三狼血厉去诛杀亿顷遥云的魂煞令得主摇云,然后再投魂煞令玄灵门絮空大师门下云千梦!”

try{d1('gad2');} catch(ex){} 青石山庄东侧,倾天河岸,倾天柏之上,月下。

一个戴着狼兽面具的黑衣人,似乎很高兴,坐在一张方桌边饶有兴致的喝着美酒。对面不远处立着一圈短衣打扮的窈窕身影,但令人奇怪的是每个人脸上也都蒙着一张恐怖的怪兽面具,手里各自旋转着三弯新月交叠的法器,垂首默立。

仰首一杯美酒下肚后,黑衣人,冰冷的扫了一眼对面之人,道:“我让你们八月圣使追索的二十一位通灵之血的后裔可部确定了?”

“是!”十六位传令月使齐声答道。

“嗯!好!除了其中几位本少主,确定无疑之外,其他的本少主此前还无法确定,现在有八月圣使和验心铃的帮助,果然进展迅速,一一报来,本少主也好心中有数!”

“是!”又是一声清脆的回禀。

然后蓝月传令左右二使上前说道:“玄灵门通灵血脉之人乃是古老椰国后裔峰族柳氏一族,关于这一点,门主早已断定,被选中头魂煞令之人即是正在破坏魔音法阵的玄灵门小天峰代峰主柳牵浪!”

弯月左右二使道:“修罗寺通灵血脉之人是已然死在少主千炼血毒神掌之下的慈缘大师!”

皓月左右二使秉道:“文阳宫通灵血脉之人甚有些奇怪,后来我们姐妹二人多番调查获悉,方知文阳宫所护卫的核心神器仙界山河图竟然不是文阳一脉,而是海族的孔姓世家。中间缘故,在下尚未完调查清楚,不过通灵血脉之人由验心铃锁定,是那位文阳宫的门下弟子孔圣无疑!”

金月双使接着说道:“修罗寺被投魂煞令之人云族无痕便是通灵血脉之人!”

银月左右二使道:“云山长水亿顷遥云发现三位通灵血脉之人,分别是云千梦,摇心和摇云,开始我等误以为南方金火莲有两脉通灵之人,后来探查之下,发现这三人原来是同父异母的同宗姐妹,那云千梦乃是亿顷遥云之上天顶云宫遥万里和揖月宫月容仙子颦笑花飞所生的孽种!”

“嗯!”魂煞门少主闻听银月二使直呼云千梦是孽种,眸中蓦然射出两道凶光,妖异的飞身上前,啪啪就是一阵嘴巴,把二位月使打得一阵眩晕,却不敢言语。

“以后再说云千梦的不是,本少主定然活活捏死你?滚!”魂煞门少主似乎对云千梦特别袒护,怒吼着。二位月使闻言喏喏。

接着霜月左右二使待魂煞门少主再次坐定后,上前秉道:“仙卷岛情花宫通灵血脉之人便是如今手持仙目龙珠之人的方天迎芳。”

“嗯!”听到这里,魂煞门少主又恢复了心情,端起一杯美酒喝下去颔首应了一声,然后将目光扫向雾月,水月四位传令月使。

四人彼此看了一眼,其中一位上前道:“十六仙门的通灵血脉之人分别是黑天门的漆木瞳,白天门的良井哞,桃花门的琴里红,星斗门的醉星郎,沙影门的独孤山,药门的妙七,汇灵门的盈馨,神木门的残情,牧妖门的左九娘,讨仙门的哭婆,三岳门的江帆,读月门的花间月,仙筑门的巧天工,灵歌门的流香潭,禅云门的空默和流霞门的光启宁。这十六族嫡亲血脉之人缺一不可,必须十六血脉相容方可召唤占星尺。”

“好!蓝月传令使听令!速去传令诛魔十三冰狼的十三狼血厉去诛杀亿顷遥云的魂煞令得主摇云,然后再投魂煞令玄灵门絮空大师门下云千梦!”

try{d1('gad2');} catch(ex){}

青石山庄东侧,倾天河岸,倾天柏之上,月下。

一个戴着狼兽面具的黑衣人,似乎很高兴,坐在一张方桌边饶有兴致的喝着美酒。对面不远处立着一圈短衣打扮的窈窕身影,但令人奇怪的是每个人脸上也都蒙着一张恐怖的怪兽面具,手里各自旋转着三弯新月交叠的法器,垂首默立。

仰首一杯美酒下肚后,黑衣人,冰冷的扫了一眼对面之人,道:“我让你们八月圣使追索的二十一位通灵之血的后裔可部确定了?”

“是!”十六位传令月使齐声答道。

“嗯!好!除了其中几位本少主,确定无疑之外,其他的本少主此前还无法确定,现在有八月圣使和验心铃的帮助,果然进展迅速,一一报来,本少主也好心中有数!”

“是!”又是一声清脆的回禀。

然后蓝月传令左右二使上前说道:“玄灵门通灵血脉之人乃是古老椰国后裔峰族柳氏一族,关于这一点,门主早已断定,被选中头魂煞令之人即是正在破坏魔音法阵的玄灵门小天峰代峰主柳牵浪!”

弯月左右二使道:“修罗寺通灵血脉之人是已然死在少主千炼血毒神掌之下的慈缘大师!”

皓月左右二使秉道:“文阳宫通灵血脉之人甚有些奇怪,后来我们姐妹二人多番调查获悉,方知文阳宫所护卫的核心神器仙界山河图竟然不是文阳一脉,而是海族的孔姓世家。中间缘故,在下尚未完调查清楚,不过通灵血脉之人由验心铃锁定,是那位文阳宫的门下弟子孔圣无疑!”

金月双使接着说道:“修罗寺被投魂煞令之人云族无痕便是通灵血脉之人!”

银月左右二使道:“云山长水亿顷遥云发现三位通灵血脉之人,分别是云千梦,摇心和摇云,开始我等误以为南方金火莲有两脉通灵之人,后来探查之下,发现这三人原来是同父异母的同宗姐妹,那云千梦乃是亿顷遥云之上天顶云宫遥万里和揖月宫月容仙子颦笑花飞所生的孽种!”

“嗯!”魂煞门少主闻听银月二使直呼云千梦是孽种,眸中蓦然射出两道凶光,妖异的飞身上前,啪啪就是一阵嘴巴,把二位月使打得一阵眩晕,却不敢言语。

“以后再说云千梦的不是,本少主定然活活捏死你?滚!”魂煞门少主似乎对云千梦特别袒护,怒吼着。二位月使闻言喏喏。

接着霜月左右二使待魂煞门少主再次坐定后,上前秉道:“仙卷岛情花宫通灵血脉之人便是如今手持仙目龙珠之人的方天迎芳。”

“嗯!”听到这里,魂煞门少主又恢复了心情,端起一杯美酒喝下去颔首应了一声,然后将目光扫向雾月,水月四位传令月使。

四人彼此看了一眼,其中一位上前道:“十六仙门的通灵血脉之人分别是黑天门的漆木瞳,白天门的良井哞,桃花门的琴里红,星斗门的醉星郎,沙影门的独孤山,药门的妙七,汇灵门的盈馨,神木门的残情,牧妖门的左九娘,讨仙门的哭婆,三岳门的江帆,读月门的花间月,仙筑门的巧天工,灵歌门的流香潭,禅云门的空默和流霞门的光启宁。这十六族嫡亲血脉之人缺一不可,必须十六血脉相容方可召唤占星尺。”

“好!蓝月传令使听令!速去传令诛魔十三冰狼的十三狼血厉去诛杀亿顷遥云的魂煞令得主摇云,然后再投魂煞令玄灵门絮空大师门下云千梦!”

try{d1('gad2');} catch(ex){}

青石山庄东侧,倾天河岸,倾天柏之上,月下。

一个戴着狼兽面具的黑衣人,似乎很高兴,坐在一张方桌边饶有兴致的喝着美酒。对面不远处立着一圈短衣打扮的窈窕身影,但令人奇怪的是每个人脸上也都蒙着一张恐怖的怪兽面具,手里各自旋转着三弯新月交叠的法器,垂首默立。

仰首一杯美酒下肚后,黑衣人,冰冷的扫了一眼对面之人,道:“我让你们八月圣使追索的二十一位通灵之血的后裔可部确定了?”

“是!”十六位传令月使齐声答道。

“嗯!好!除了其中几位本少主,确定无疑之外,其他的本少主此前还无法确定,现在有八月圣使和验心铃的帮助,果然进展迅速,一一报来,本少主也好心中有数!”

“是!”又是一声清脆的回禀。

然后蓝月传令左右二使上前说道:“玄灵门通灵血脉之人乃是古老椰国后裔峰族柳氏一族,关于这一点,门主早已断定,被选中头魂煞令之人即是正在破坏魔音法阵的玄灵门小天峰代峰主柳牵浪!”

弯月左右二使道:“修罗寺通灵血脉之人是已然死在少主千炼血毒神掌之下的慈缘大师!”

皓月左右二使秉道:“文阳宫通灵血脉之人甚有些奇怪,后来我们姐妹二人多番调查获悉,方知文阳宫所护卫的核心神器仙界山河图竟然不是文阳一脉,而是海族的孔姓世家。中间缘故,在下尚未完调查清楚,不过通灵血脉之人由验心铃锁定,是那位文阳宫的门下弟子孔圣无疑!”

金月双使接着说道:“修罗寺被投魂煞令之人云族无痕便是通灵血脉之人!”

银月左右二使道:“云山长水亿顷遥云发现三位通灵血脉之人,分别是云千梦,摇心和摇云,开始我等误以为南方金火莲有两脉通灵之人,后来探查之下,发现这三人原来是同父异母的同宗姐妹,那云千梦乃是亿顷遥云之上天顶云宫遥万里和揖月宫月容仙子颦笑花飞所生的孽种!”

“嗯!”魂煞门少主闻听银月二使直呼云千梦是孽种,眸中蓦然射出两道凶光,妖异的飞身上前,啪啪就是一阵嘴巴,把二位月使打得一阵眩晕,却不敢言语。

“以后再说云千梦的不是,本少主定然活活捏死你?滚!”魂煞门少主似乎对云千梦特别袒护,怒吼着。二位月使闻言喏喏。

接着霜月左右二使待魂煞门少主再次坐定后,上前秉道:“仙卷岛情花宫通灵血脉之人便是如今手持仙目龙珠之人的方天迎芳。”

“嗯!”听到这里,魂煞门少主又恢复了心情,端起一杯美酒喝下去颔首应了一声,然后将目光扫向雾月,水月四位传令月使。

四人彼此看了一眼,其中一位上前道:“十六仙门的通灵血脉之人分别是黑天门的漆木瞳,白天门的良井哞,桃花门的琴里红,星斗门的醉星郎,沙影门的独孤山,药门的妙七,汇灵门的盈馨,神木门的残情,牧妖门的左九娘,讨仙门的哭婆,三岳门的江帆,读月门的花间月,仙筑门的巧天工,灵歌门的流香潭,禅云门的空默和流霞门的光启宁。这十六族嫡亲血脉之人缺一不可,必须十六血脉相容方可召唤占星尺。”

“好!蓝月传令使听令!速去传令诛魔十三冰狼的十三狼血厉去诛杀亿顷遥云的魂煞令得主摇云,然后再投魂煞令玄灵门絮空大师门下云千梦!”

try{d1('gad2');} catch(ex){}

青石山庄东侧,倾天河岸,倾天柏之上,月下。

一个戴着狼兽面具的黑衣人,似乎很高兴,坐在一张方桌边饶有兴致的喝着美酒。对面不远处立着一圈短衣打扮的窈窕身影,但令人奇怪的是每个人脸上也都蒙着一张恐怖的怪兽面具,手里各自旋转着三弯新月交叠的法器,垂首默立。

仰首一杯美酒下肚后,黑衣人,冰冷的扫了一眼对面之人,道:“我让你们八月圣使追索的二十一位通灵之血的后裔可部确定了?”

“是!”十六位传令月使齐声答道。

“嗯!好!除了其中几位本少主,确定无疑之外,其他的本少主此前还无法确定,现在有八月圣使和验心铃的帮助,果然进展迅速,一一报来,本少主也好心中有数!”

“是!”又是一声清脆的回禀。

然后蓝月传令左右二使上前说道:“玄灵门通灵血脉之人乃是古老椰国后裔峰族柳氏一族,关于这一点,门主早已断定,被选中头魂煞令之人即是正在破坏魔音法阵的玄灵门小天峰代峰主柳牵浪!”

弯月左右二使道:“修罗寺通灵血脉之人是已然死在少主千炼血毒神掌之下的慈缘大师!”

皓月左右二使秉道:“文阳宫通灵血脉之人甚有些奇怪,后来我们姐妹二人多番调查获悉,方知文阳宫所护卫的核心神器仙界山河图竟然不是文阳一脉,而是海族的孔姓世家。中间缘故,在下尚未完调查清楚,不过通灵血脉之人由验心铃锁定,是那位文阳宫的门下弟子孔圣无疑!”

金月双使接着说道:“修罗寺被投魂煞令之人云族无痕便是通灵血脉之人!”

银月左右二使道:“云山长水亿顷遥云发现三位通灵血脉之人,分别是云千梦,摇心和摇云,开始我等误以为南方金火莲有两脉通灵之人,后来探查之下,发现这三人原来是同父异母的同宗姐妹,那云千梦乃是亿顷遥云之上天顶云宫遥万里和揖月宫月容仙子颦笑花飞所生的孽种!”

“嗯!”魂煞门少主闻听银月二使直呼云千梦是孽种,眸中蓦然射出两道凶光,妖异的飞身上前,啪啪就是一阵嘴巴,把二位月使打得一阵眩晕,却不敢言语。

“以后再说云千梦的不是,本少主定然活活捏死你?滚!”魂煞门少主似乎对云千梦特别袒护,怒吼着。二位月使闻言喏喏。

接着霜月左右二使待魂煞门少主再次坐定后,上前秉道:“仙卷岛情花宫通灵血脉之人便是如今手持仙目龙珠之人的方天迎芳。”

“嗯!”听到这里,魂煞门少主又恢复了心情,端起一杯美酒喝下去颔首应了一声,然后将目光扫向雾月,水月四位传令月使。

四人彼此看了一眼,其中一位上前道:“十六仙门的通灵血脉之人分别是黑天门的漆木瞳,白天门的良井哞,桃花门的琴里红,星斗门的醉星郎,沙影门的独孤山,药门的妙七,汇灵门的盈馨,神木门的残情,牧妖门的左九娘,讨仙门的哭婆,三岳门的江帆,读月门的花间月,仙筑门的巧天工,灵歌门的流香潭,禅云门的空默和流霞门的光启宁。这十六族嫡亲血脉之人缺一不可,必须十六血脉相容方可召唤占星尺。”

“好!蓝月传令使听令!速去传令诛魔十三冰狼的十三狼血厉去诛杀亿顷遥云的魂煞令得主摇云,然后再投魂煞令玄灵门絮空大师门下云千梦!”

try{d1('gad2');} catch(ex){}

青石山庄东侧,倾天河岸,倾天柏之上,月下。

一个戴着狼兽面具的黑衣人,似乎很高兴,坐在一张方桌边饶有兴致的喝着美酒。对面不远处立着一圈短衣打扮的窈窕身影,但令人奇怪的是每个人脸上也都蒙着一张恐怖的怪兽面具,手里各自旋转着三弯新月交叠的法器,垂首默立。

仰首一杯美酒下肚后,黑衣人,冰冷的扫了一眼对面之人,道:“我让你们八月圣使追索的二十一位通灵之血的后裔可部确定了?”

“是!”十六位传令月使齐声答道。

“嗯!好!除了其中几位本少主,确定无疑之外,其他的本少主此前还无法确定,现在有八月圣使和验心铃的帮助,果然进展迅速,一一报来,本少主也好心中有数!”

“是!”又是一声清脆的回禀。

然后蓝月传令左右二使上前说道:“玄灵门通灵血脉之人乃是古老椰国后裔峰族柳氏一族,关于这一点,门主早已断定,被选中头魂煞令之人即是正在破坏魔音法阵的玄灵门小天峰代峰主柳牵浪!”

弯月左右二使道:“修罗寺通灵血脉之人是已然死在少主千炼血毒神掌之下的慈缘大师!”

皓月左右二使秉道:“文阳宫通灵血脉之人甚有些奇怪,后来我们姐妹二人多番调查获悉,方知文阳宫所护卫的核心神器仙界山河图竟然不是文阳一脉,而是海族的孔姓世家。中间缘故,在下尚未完调查清楚,不过通灵血脉之人由验心铃锁定,是那位文阳宫的门下弟子孔圣无疑!”

金月双使接着说道:“修罗寺被投魂煞令之人云族无痕便是通灵血脉之人!”

银月左右二使道:“云山长水亿顷遥云发现三位通灵血脉之人,分别是云千梦,摇心和摇云,开始我等误以为南方金火莲有两脉通灵之人,后来探查之下,发现这三人原来是同父异母的同宗姐妹,那云千梦乃是亿顷遥云之上天顶云宫遥万里和揖月宫月容仙子颦笑花飞所生的孽种!”

“嗯!”魂煞门少主闻听银月二使直呼云千梦是孽种,眸中蓦然射出两道凶光,妖异的飞身上前,啪啪就是一阵嘴巴,把二位月使打得一阵眩晕,却不敢言语。

“以后再说云千梦的不是,本少主定然活活捏死你?滚!”魂煞门少主似乎对云千梦特别袒护,怒吼着。二位月使闻言喏喏。

接着霜月左右二使待魂煞门少主再次坐定后,上前秉道:“仙卷岛情花宫通灵血脉之人便是如今手持仙目龙珠之人的方天迎芳。”

“嗯!”听到这里,魂煞门少主又恢复了心情,端起一杯美酒喝下去颔首应了一声,然后将目光扫向雾月,水月四位传令月使。

四人彼此看了一眼,其中一位上前道:“十六仙门的通灵血脉之人分别是黑天门的漆木瞳,白天门的良井哞,桃花门的琴里红,星斗门的醉星郎,沙影门的独孤山,药门的妙七,汇灵门的盈馨,神木门的残情,牧妖门的左九娘,讨仙门的哭婆,三岳门的江帆,读月门的花间月,仙筑门的巧天工,灵歌门的流香潭,禅云门的空默和流霞门的光启宁。这十六族嫡亲血脉之人缺一不可,必须十六血脉相容方可召唤占星尺。”

“好!蓝月传令使听令!速去传令诛魔十三冰狼的十三狼血厉去诛杀亿顷遥云的魂煞令得主摇云,然后再投魂煞令玄灵门絮空大师门下云千梦!”

try{d1('gad2');} catch(ex){}

青石山庄东侧,倾天河岸,倾天柏之上,月下。

一个戴着狼兽面具的黑衣人,似乎很高兴,坐在一张方桌边饶有兴致的喝着美酒。对面不远处立着一圈短衣打扮的窈窕身影,但令人奇怪的是每个人脸上也都蒙着一张恐怖的怪兽面具,手里各自旋转着三弯新月交叠的法器,垂首默立。

仰首一杯美酒下肚后,黑衣人,冰冷的扫了一眼对面之人,道:“我让你们八月圣使追索的二十一位通灵之血的后裔可部确定了?”

“是!”十六位传令月使齐声答道。

“嗯!好!除了其中几位本少主,确定无疑之外,其他的本少主此前还无法确定,现在有八月圣使和验心铃的帮助,果然进展迅速,一一报来,本少主也好心中有数!”

“是!”又是一声清脆的回禀。

然后蓝月传令左右二使上前说道:“玄灵门通灵血脉之人乃是古老椰国后裔峰族柳氏一族,关于这一点,门主早已断定,被选中头魂煞令之人即是正在破坏魔音法阵的玄灵门小天峰代峰主柳牵浪!”

弯月左右二使道:“修罗寺通灵血脉之人是已然死在少主千炼血毒神掌之下的慈缘大师!”

皓月左右二使秉道:“文阳宫通灵血脉之人甚有些奇怪,后来我们姐妹二人多番调查获悉,方知文阳宫所护卫的核心神器仙界山河图竟然不是文阳一脉,而是海族的孔姓世家。中间缘故,在下尚未完调查清楚,不过通灵血脉之人由验心铃锁定,是那位文阳宫的门下弟子孔圣无疑!”

金月双使接着说道:“修罗寺被投魂煞令之人云族无痕便是通灵血脉之人!”

银月左右二使道:“云山长水亿顷遥云发现三位通灵血脉之人,分别是云千梦,摇心和摇云,开始我等误以为南方金火莲有两脉通灵之人,后来探查之下,发现这三人原来是同父异母的同宗姐妹,那云千梦乃是亿顷遥云之上天顶云宫遥万里和揖月宫月容仙子颦笑花飞所生的孽种!”

“嗯!”魂煞门少主闻听银月二使直呼云千梦是孽种,眸中蓦然射出两道凶光,妖异的飞身上前,啪啪就是一阵嘴巴,把二位月使打得一阵眩晕,却不敢言语。

“以后再说云千梦的不是,本少主定然活活捏死你?滚!”魂煞门少主似乎对云千梦特别袒护,怒吼着。二位月使闻言喏喏。

接着霜月左右二使待魂煞门少主再次坐定后,上前秉道:“仙卷岛情花宫通灵血脉之人便是如今手持仙目龙珠之人的方天迎芳。”

“嗯!”听到这里,魂煞门少主又恢复了心情,端起一杯美酒喝下去颔首应了一声,然后将目光扫向雾月,水月四位传令月使。

四人彼此看了一眼,其中一位上前道:“十六仙门的通灵血脉之人分别是黑天门的漆木瞳,白天门的良井哞,桃花门的琴里红,星斗门的醉星郎,沙影门的独孤山,药门的妙七,汇灵门的盈馨,神木门的残情,牧妖门的左九娘,讨仙门的哭婆,三岳门的江帆,读月门的花间月,仙筑门的巧天工,灵歌门的流香潭,禅云门的空默和流霞门的光启宁。这十六族嫡亲血脉之人缺一不可,必须十六血脉相容方可召唤占星尺。”

“好!蓝月传令使听令!速去传令诛魔十三冰狼的十三狼血厉去诛杀亿顷遥云的魂煞令得主摇云,然后再投魂煞令玄灵门絮空大师门下云千梦!”

try{d1('gad2');} catch(ex){}

青石山庄东侧,倾天河岸,倾天柏之上,月下。

一个戴着狼兽面具的黑衣人,似乎很高兴,坐在一张方桌边饶有兴致的喝着美酒。对面不远处立着一圈短衣打扮的窈窕身影,但令人奇怪的是每个人脸上也都蒙着一张恐怖的怪兽面具,手里各自旋转着三弯新月交叠的法器,垂首默立。

仰首一杯美酒下肚后,黑衣人,冰冷的扫了一眼对面之人,道:“我让你们八月圣使追索的二十一位通灵之血的后裔可部确定了?”

“是!”十六位传令月使齐声答道。

“嗯!好!除了其中几位本少主,确定无疑之外,其他的本少主此前还无法确定,现在有八月圣使和验心铃的帮助,果然进展迅速,一一报来,本少主也好心中有数!”

“是!”又是一声清脆的回禀。

然后蓝月传令左右二使上前说道:“玄灵门通灵血脉之人乃是古老椰国后裔峰族柳氏一族,关于这一点,门主早已断定,被选中头魂煞令之人即是正在破坏魔音法阵的玄灵门小天峰代峰主柳牵浪!”

弯月左右二使道:“修罗寺通灵血脉之人是已然死在少主千炼血毒神掌之下的慈缘大师!”

皓月左右二使秉道:“文阳宫通灵血脉之人甚有些奇怪,后来我们姐妹二人多番调查获悉,方知文阳宫所护卫的核心神器仙界山河图竟然不是文阳一脉,而是海族的孔姓世家。中间缘故,在下尚未完调查清楚,不过通灵血脉之人由验心铃锁定,是那位文阳宫的门下弟子孔圣无疑!”

金月双使接着说道:“修罗寺被投魂煞令之人云族无痕便是通灵血脉之人!”

银月左右二使道:“云山长水亿顷遥云发现三位通灵血脉之人,分别是云千梦,摇心和摇云,开始我等误以为南方金火莲有两脉通灵之人,后来探查之下,发现这三人原来是同父异母的同宗姐妹,那云千梦乃是亿顷遥云之上天顶云宫遥万里和揖月宫月容仙子颦笑花飞所生的孽种!”

“嗯!”魂煞门少主闻听银月二使直呼云千梦是孽种,眸中蓦然射出两道凶光,妖异的飞身上前,啪啪就是一阵嘴巴,把二位月使打得一阵眩晕,却不敢言语。

“以后再说云千梦的不是,本少主定然活活捏死你?滚!”魂煞门少主似乎对云千梦特别袒护,怒吼着。二位月使闻言喏喏。

接着霜月左右二使待魂煞门少主再次坐定后,上前秉道:“仙卷岛情花宫通灵血脉之人便是如今手持仙目龙珠之人的方天迎芳。”

“嗯!”听到这里,魂煞门少主又恢复了心情,端起一杯美酒喝下去颔首应了一声,然后将目光扫向雾月,水月四位传令月使。

四人彼此看了一眼,其中一位上前道:“十六仙门的通灵血脉之人分别是黑天门的漆木瞳,白天门的良井哞,桃花门的琴里红,星斗门的醉星郎,沙影门的独孤山,药门的妙七,汇灵门的盈馨,神木门的残情,牧妖门的左九娘,讨仙门的哭婆,三岳门的江帆,读月门的花间月,仙筑门的巧天工,灵歌门的流香潭,禅云门的空默和流霞门的光启宁。这十六族嫡亲血脉之人缺一不可,必须十六血脉相容方可召唤占星尺。”

“好!蓝月传令使听令!速去传令诛魔十三冰狼的十三狼血厉去诛杀亿顷遥云的魂煞令得主摇云,然后再投魂煞令玄灵门絮空大师门下云千梦!”

try{d1('gad2');} catch(ex){}

青石山庄东侧,倾天河岸,倾天柏之上,月下。

一个戴着狼兽面具的黑衣人,似乎很高兴,坐在一张方桌边饶有兴致的喝着美酒。对面不远处立着一圈短衣打扮的窈窕身影,但令人奇怪的是每个人脸上也都蒙着一张恐怖的怪兽面具,手里各自旋转着三弯新月交叠的法器,垂首默立。

仰首一杯美酒下肚后,黑衣人,冰冷的扫了一眼对面之人,道:“我让你们八月圣使追索的二十一位通灵之血的后裔可部确定了?”

“是!”十六位传令月使齐声答道。

“嗯!好!除了其中几位本少主,确定无疑之外,其他的本少主此前还无法确定,现在有八月圣使和验心铃的帮助,果然进展迅速,一一报来,本少主也好心中有数!”

“是!”又是一声清脆的回禀。

然后蓝月传令左右二使上前说道:“玄灵门通灵血脉之人乃是古老椰国后裔峰族柳氏一族,关于这一点,门主早已断定,被选中头魂煞令之人即是正在破坏魔音法阵的玄灵门小天峰代峰主柳牵浪!”

弯月左右二使道:“修罗寺通灵血脉之人是已然死在少主千炼血毒神掌之下的慈缘大师!”

皓月左右二使秉道:“文阳宫通灵血脉之人甚有些奇怪,后来我们姐妹二人多番调查获悉,方知文阳宫所护卫的核心神器仙界山河图竟然不是文阳一脉,而是海族的孔姓世家。中间缘故,在下尚未完调查清楚,不过通灵血脉之人由验心铃锁定,是那位文阳宫的门下弟子孔圣无疑!”

金月双使接着说道:“修罗寺被投魂煞令之人云族无痕便是通灵血脉之人!”

银月左右二使道:“云山长水亿顷遥云发现三位通灵血脉之人,分别是云千梦,摇心和摇云,开始我等误以为南方金火莲有两脉通灵之人,后来探查之下,发现这三人原来是同父异母的同宗姐妹,那云千梦乃是亿顷遥云之上天顶云宫遥万里和揖月宫月容仙子颦笑花飞所生的孽种!”

“嗯!”魂煞门少主闻听银月二使直呼云千梦是孽种,眸中蓦然射出两道凶光,妖异的飞身上前,啪啪就是一阵嘴巴,把二位月使打得一阵眩晕,却不敢言语。

“以后再说云千梦的不是,本少主定然活活捏死你?滚!”魂煞门少主似乎对云千梦特别袒护,怒吼着。二位月使闻言喏喏。

接着霜月左右二使待魂煞门少主再次坐定后,上前秉道:“仙卷岛情花宫通灵血脉之人便是如今手持仙目龙珠之人的方天迎芳。”

“嗯!”听到这里,魂煞门少主又恢复了心情,端起一杯美酒喝下去颔首应了一声,然后将目光扫向雾月,水月四位传令月使。

四人彼此看了一眼,其中一位上前道:“十六仙门的通灵血脉之人分别是黑天门的漆木瞳,白天门的良井哞,桃花门的琴里红,星斗门的醉星郎,沙影门的独孤山,药门的妙七,汇灵门的盈馨,神木门的残情,牧妖门的左九娘,讨仙门的哭婆,三岳门的江帆,读月门的花间月,仙筑门的巧天工,灵歌门的流香潭,禅云门的空默和流霞门的光启宁。这十六族嫡亲血脉之人缺一不可,必须十六血脉相容方可召唤占星尺。”

“好!蓝月传令使听令!速去传令诛魔十三冰狼的十三狼血厉去诛杀亿顷遥云的魂煞令得主摇云,然后再投魂煞令玄灵门絮空大师门下云千梦!”

try{d1('gad2');} catch(ex){}

Tagged